【民间故事】赵士扬罚知县

发布时间:2013-12-13 类别:民间故事
  
  民间故事:赵士扬罚知县
  
  明朝时,堂邑县城西北十里,有个赵家花园。庄主赵员外的前几个儿子,都在外做了官,一个个仪表堂堂,可唯独小儿赵士扬,自幼跛脚,又因生天花落了个麻子脸,相貌甚是丑陋。因此赵员外常常为其前程叹息不已。可是赵士扬并没有因自己脚残貌丑而自暴自弃,却人小志大,发奋读书,决心要与父母和乡里争光。
  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这年童试,他果然中了秀才。开榜那天,新秀才都在县衙聚会。知县很瞧不起赵士扬,鄙视地说道:“如此丑陋之人,竟中了秀才,真算他走了运。”
  
  三年之后,府试考举,赵士扬又到县考院报名,准备参加生员初试。因为在当时,生员只有在初试合格之后,方能参加秋闱考举。这天赵士扬看罢自己初选得中的榜示之后,正在暗暗自喜,踌躇满志的当儿,恰巧知县正和生员考官在榜前闲聊。知县看到洋洋得意的赵士扬,冷嘲热讽地说道:“你瞧这麻脸的赵小瘸子,考个秀才就满不错了,他竟还要考举人、中状元,真是野心不小。”赵士扬听他如此小看自己,心中十分气恼,随即说道:“考举人全凭才学,你怎么能以貌取人,如若我能考上举人,你又怎样?”知县见赵士扬如此顶撞自己,更加卑睨地冷笑了一声说道:“你若能中举人,我搭天桥立牌坊,红毡铺地,头顶香盘,跪接你到北门以外。”赵士扬听了,强压怒火,大声说道:“红口白牙,堂堂父母,咱要一言为定,”说罢扬长而去。
  
  俗话说: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。赵士扬为了回敬县官的蔑视,更激发了他勤奋好学的精神,没黑没白地苦读不懈。所以对赵士扬来说,受嘲讽的坏事,反而变成了好事。
  
  不久,考期到了。在应考这天,众多的举子,一早就等在考院门口,可考院的大门却迟迟不开。一些放荡不羁的官宦、豪富子弟,等得实在不耐烦了,纷纷要荐举大胆之人叫门;可此事非同一般,结果你推我让,谁也不敢妄此一举。这时,一个叫孙尚清的富家子弟,忽然瞥见在一旁静候的赵士扬,便顿时起了戏弄之心。他大声喊道:“听说这赵瘸子很有胆量,我们何不让他来打头阵!”经他这一煽动,马上得到一些举子的响应,把赵士扬一下拥搡到考院门口。赵士扬深知此事之后果,所以他竭尽全力挣脱,而拥推者势众,加上他们又喊着号子,一齐往前拥搡,结果使赵士扬的脑袋嘭嘭地碰撞在考院的大门上。
  
  考院大人,这时带着监考官们正欲开门,忽听门外喧闹不止,撞门有声,心里十分恼怒。他们把大门猛一打开,推搡赵士扬的人,全部惊散了。赵士扬由于难以留步,却“哎哟”一声,一下扑倒在门里。考院大人怒气冲冲的斥责赵士扬道:“考院系肃穆之地,你们身为赶考的举子,带头砸撞考院大门是何道理?”赵士扬从地上挣扎起来,正欲答辩,忽然入场的铜铃摇响了。赵士扬见考院大人拂袖而去,也只好强压冤屈,随大家鱼贯入场。一到考场,赵士扬方才受辱之事全忘,便集中全力投入了应考。真是工夫不负有心人,他才学满腹,笔下生风,一气呵成,竟交了个头卷。考院大人见交了头卷的真是方才扰闹考院的举子,心中仍余怒未消,心想,如此狂荡之徒,焉能写出好的文章,不过来凑数罢了。正欲把他的卷子扔掷一旁,又拿起一看,文墨竟如此遒劲,秀丽;惊异之下,他又细观其文,不禁拍案叫绝,真乃少见的文才。
  
  这考院大人,顿时忘却了赵士扬扰闹考院的不悦之事,一等考场事毕,回到住所,便立即召见了赵士扬。
  
  再说赵士扬出了考场,回到旅店,正在心神不定的想着今天的不悦之事,忽听考院大人传见,不禁暗吃一惊,心想,这下完了,考院大人一定是要追究我扰闹考院之罪了。他忧心忡忡地来到考院大人住处,施礼待立一旁,就只等考院大人发落了。考院大人见赵士扬不但文才出众,且举止稳重,说道:“我看你不像轻浮子弟,为何在考院门外肆意搅闹?”赵士扬忙跪地分辩道:“晚生冤枉呀!”接着便把被人戏弄之事讲述了一遍。考院大人听后,疑窦顿解,含笑说道:“原来如此,这些纨绔子弟,实在可恶,竟专意来嘲弄和戏耍你这有缺陷之人,真是忧伤风化。”
  
  赵士扬接着说:“卑视我缺陷之人者何止他们,连我县知县大人,也无不在以貌取人呢?”
  
  考院大人道:“何以见得?”赵士扬便把与知县打赌一节,又详述了一遍。
  
  考院大人沉思了一霎,说道:“你那知县原是我亲点的举人,想不到他也如此轻视于你;古人言,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。你且回去等候,本官会秉公而判。”
  
  考院大人一一阅过考卷,确认赵士扬的文章为众举之首,遂提笔批曰:“其貌虽不扬,可文为奇苑。”被点为头名举人。
  
  喜报送至客栈,赵士扬这天换了官服,前来辞别考院大人。考院大人随即修书一封,让其带交堂邑县令,大意是:“人岂可貌相,海水焉能斗量。包拯其貌虽不扬,可文能治国。为官当谦;轻狂寒贤,以貌取人,堪受打赌输牌坊之罪。”
  
  堂邑县令见赵士扬果然中了举人,又接到恩师亲笔书信,后悔莫及,不得不照此办理,兑现其诺言。遂倾其积蓄,选精石良匠,时经年余,于堂邑北门里,修成了一座甚为气派的石碑牌坊,并在牌坊正中镌刻了“王子科举人赵士扬”八个大字。